您當前的位置 :濟源要聞>正文

王屋潮涌 濟源巨變-見證(七)

2018-12-10 10:06|來源: 濟源網-濟源晨報|責任編輯: 何島

孔慶華 42歲 市社會勞動保險管理局副局長

  打破城鄉二元壁壘 統一養老補貼標準

  民惟邦本,本固邦寧。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市社會保障制度隨著改革開放大潮不斷向前推進,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窄到寬,制度體系逐漸完善,覆蓋范圍持續擴大,待遇水平不斷提高。

  改革開放40年間,我市社會保障工作也實現由城鎮職工的“單位保障”向統籌城鄉的“社會保障”根本性轉變,覆蓋城鄉居民的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基本建立,大批困難群眾納入覆蓋范圍。社會保障網絡越織越密、越扎越牢,有力保障了群眾基本生活,提升了經濟社會包容發展的水平。

  從月均556元到2463元

  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進行了14次調整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市企業職工養老保險體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退休人員從最初的3000人到現在的3.5萬人,養老保險范圍逐步擴大,待遇水平不斷提高。”12月5日,市社會勞動保險管理局副局長孔慶華向濟源晨報記者講述了養老保險體系的一次次變革。

  1986年6月,濟源成立社會勞動保險管理所,保障3000余人的退休人員養老工作。1993年,我市成立兩個離退休費發放代辦點,開始實施離退休人員養老金社會化發放。1995年,我市確定了“統賬結合”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參保范圍覆蓋城鎮所有企業職工、個體工商戶、自由職業者。1998年,我市將私營企業和個體經濟組織及從業人員納入基本養老保險覆蓋范圍。2007年8月,我市實現了全省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繳費基數和比例、養老待遇政策、基金管理和使用、政策業務規程和信息系統的統一。2017年1月1日起,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由地稅部門統一征收。

  孔慶華介紹,2005年以來,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進行了14次連續調整,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從月均556元提高到2463元,增長近4倍。目前,我市退休人員有3.5萬余人,養老金發放率達100%。

  從企業單位保障到社會保障

  我市基本實現全民參保

  在擴大覆蓋面的同時,我市社保待遇水平也逐年提高。濟源晨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我市社會保障整體待遇水平居于全省前列。

  據了解,我市養老保險覆蓋人數已經超過52.75萬人,社會保障卡持卡人數超過58.8萬人,基本醫療保險覆蓋人數超過69萬人,基本實現全民參保,失業、工傷、生育保險的參保人數均超過11萬人,覆蓋了絕大多數職業群體。

  此外,我市依托市鎮村三級人社基層服務平臺,著力構建“大社保”服務體系,基本形成覆蓋城鄉的社會保障管理體系和服務網絡;依托“金保工程”建設,全面實施“互聯網+人社”行動計劃,開發了濟源社保APP,進一步簡化優化再造服務流程,積極推動數據共享和互聯互通,推動群眾辦理社保業務“最多跑一次”,實現了參保居民醫療保險異地就醫即時結算。(濟源晨報記者 董慧敏 整理)

張子軍 42歲 市民政局社會救助科副科長

  建立農村低保制度 織牢民生兜底保障網

  調整到市民政局社會救助科(當時為社會科)工作時,張子軍剛剛26歲。在市民政局社會救助科工作16年,他見證了我市最低生活保障工作(以下簡稱低保)兩個領先全省的時刻。

  在全省率先推出農村低保制度

  2002年,我市低保制度尚處于摸索階段,全市享受低保的只有100人,都是市區各村(現居委會)村干部推選出來的生活困難人員,每人每月按照130元的收入標準補貼。

  低保實行補差制度,收入達不到規定標準的,對不足部分給予補助。由于沒有電腦,每次低保資金發放前,救助科的3名工作人員只能靠人手一把算盤來計算金額。

  2003年,局里給救助科配備了第一臺電腦,張子軍作為局里為數不多懂電腦的人,被調來了救助科。“那時候,政府加大了對低保的財政補貼,享受低保人員的范圍也擴大了。”昨日,張子軍在接受濟源晨報記者采訪時回憶,2003年,低保指標取消,各村上報的人數也一下子多了。

  “那時咱們整個河南實行的都是城市低保制度,農村低保制度尚未建立。”張子軍說,2004年,我市城市低保發展已初見成效,有11867人享受低保,標準也由原來的月均130元增長為150元。低保制度的不斷完善,解決了市區很多困難人員的基本生活。

  從我市當時的情況來看,城市困難人員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農村的困難戶也應得到關注。2004年,我市在全省率先推出農村低保制度,即達到標準的農村困難戶也可以享受低保補助。

  “農村低保實行沒多久,當時的副省長就來濟源調研低保工作了。”回憶起當時的場景,張子軍自豪地說。

  率先實施城鄉低保并軌

  低保制度建立以來,保障標準不斷提升。“最初,咱們城市低保與農村低保的標準不一樣,城市要比農村高一些。”張子軍說,2009年,我市將低保統一劃分為Ⅰ類和Ⅱ類。Ⅰ類的標準是:城市享受低保的人和各鎮政府所在地享受低保的人。其余被劃分到Ⅱ類。雖然兩類低保享受的補助標準仍然不同,但卻為我市低保城鄉一體化做了鋪墊,而這在全省也是首例。

  今年11月,市委市政府決定將城鄉低保標準統一為每人每月490元,成為全省首個實現低保城鄉一體化的城市。

  “從11月1日起,全市低保標準調整為每人每月130元到490元,根據物價上漲指數、經濟發展速度、居民收入增長幅度進行調整。”張子軍說,低保實行分檔定額補助,A檔每人每月490元、B檔每人每月400元、C檔每人每月310元、D檔每人每月220元、E檔每人每月130元。

  城鄉低保并軌可以讓廣大困難群眾充分享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讓廣大困難群眾具有更加強烈的獲得感和滿足感,也能更好地助力我市脫貧攻堅工作,充分發揮好社會救助的兜底保障作用。低保制度的探索建立與逐步成熟,更是從根本上強化了民生兜底保障。(濟源晨報記者 李亞楠 整理)

陳謝 48歲 大峪鎮第三小學校長

  從掏錢上學到免費讀書 教育惠民暖人心

  陳謝是大峪鎮第三小學的校長。12月6日上午11時許,他正在辦公室整理學校困難學生伙食補助的材料。在他整理的間隙,濟源晨報記者與他聊起了教育系統這些年的變化。今年48歲的他,已經扎根山區學校29載。這些年來,他親身經歷了我市的教育改革。

  學校條件越來越好 學生負擔越來越小

  “你看咱們學校,現在有干凈衛生的標準化食堂、整潔的宿舍樓、寬敞的運動場和乒乓球訓練室等,硬件條件是越來越好了,跟城里的學校相比,差不了多少。”陳謝談起這些年來學校基礎設施的變化,言語里有止不住的驕傲。雖然家長在給孩子選擇學校時,會考慮學校的硬件設施,但學生每學期的花銷也是家長考慮的重要因素之一。

  濟源晨報記者了解到,曾經,一名小學生一學期的雜費是20元到25元,可這筆費用,對不少貧困家庭而言,依舊是一個沉重的負擔。貧困,曾經是許多孩子求學路上最大的“攔路虎”,然而這只“攔路虎”在2005年已消失不見。“2005年,咱市免除了山區小學、初中的雜費,這下子,可給不少貧困家庭減輕了很大壓力。”陳謝介紹。濟源晨報記者了解到,我市于2005年免除了山區、平原各鎮小學、初中的雜費,2008年免除了5個街道辦事處小學、初中的雜費。到了2012年,全市范圍內又免除了教科書費。

  “現在學生上學,除了伙食費別的啥費用也不用掏。”陳謝表示,現如今就連困難學生的伙食費也有補助,負擔可謂是越來越小。

  大力支持發展教育事業 不斷加大教育經費投入

  教育關乎國計民生,連著千家萬戶。濟源晨報記者了解到,近幾年,我市大力發展教育事業,不斷加大教育經費投入。

  2018年,“全面免除公辦普通高中學費”作為市政府承諾的民生十件實事之一,被寫入2018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截至目前,該政策已得到全面落實。目前,濟源一中、高級中學、濟源四中、濟源五中、濟源六中5所公辦普通高中內的14485名學生因此受益,不再繳納學費。經測算,未來3至5年內,全市公辦普通高中在校生人數將保持在15000人以內。按現行學費標準測算,我市每年需要免除學費資金2100萬元左右,這部分費用均由市財政統一劃撥。這標志著我市在全省率先實現12年公辦學校學生免除學費,也成了全省第一個全市范圍內免除普通高中學生費用的省轄市。

  近年來,我市還從落實教育資助政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目前已涵蓋學前教育、義務教育、普通高中、中等職業教育、大學新生等全學段。濟源晨報記者從市教育局學生資助中心了解到,僅2017年,學生資助項目合計資助困難學生30418人次,發放資金2434萬元,其中,建檔立卡家庭學生2123人次,資金179萬元。此外,2017年辦理生源地助學貸款2222人,貸款金額1427萬元,其中,建檔立卡家庭學生41人,金額24萬元。(濟源晨報記者 王峰 整理)

呂明鑒 82歲 退休職工

  從“蝸居”到“安居” 住房條件大變樣

  星期五下午,呂明鑒剛給家里的盆栽澆完水,便和老伴兒一起出來散步。與老伴兒攜手走在家門前干凈溫馨的小路上,呂明鑒想起1980年剛到濟源時的情景……

  “房子就是家的必需品”

  1980年,由于工作需要,呂明鑒和老伴兒一起從沁陽調到濟源工作。當時,濟源鋼鐵廠內住房很緊張,他們一家5口就被安置在廠里招待所的三間客房里。“房間內除一個15瓦的燈泡外什么都沒有。”呂明鑒說,他們只能因地制宜,把樓梯下的一小塊空地當作廚房。

  “那時候,夏天室內悶熱,有時只好在樓外的空地上鋪張席睡覺。一到冬天,風又會順著樓道吹進屋里,冷得渾身直打哆嗦。”惡劣的生活條件,讓呂明鑒很想擁有自己的房子。

  1990年,由于呂明鑒與愛人是雙職工,無房且工作表現優秀,濟源鋼鐵擴大經營建造住房時,便優先考慮了他們。

  1990年秋天,呂明鑒與愛人帶著3個孩子,拿著大包小包,搬進了60平方米大的房子里。兩間臥室、一個廚房和一個很小的衛生間,在1990年,已經算是“豪華住房”。

  呂明鑒現在都還記得剛進新房子時那雪白的墻壁和光滑的水泥地面。“廚房、餐廳、衛生間一應俱全。夏天,客廳里裝有吊扇,臥室里放有小臺扇;冬天,后陽臺裝了一臺可燒大煤球的采暖爐,室內架了管道,裝上了暖氣片。”那時候的呂明鑒覺得,能有這么好的住房,已經心滿意足了。

  “人的一生要有一個家,家要有一個房子,房子就是必需品。”那個秋天,呂明鑒真正擁有了自己的房子。

  “40年的飛速發展,我們都是受益者”

  光陰荏苒,1993年,退休以后的呂明鑒看著孩子們陸續大學畢業、工作、結婚,也看著國企改制,工友們一個個富起來。家屬樓旁邊的平地上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家門口的公園廣場越來越寬敞,住房環境日益優美。

  “1999年,為了支持女兒的工作,我們在河合居委會買了兩個獨院。”呂明鑒說,新買的獨院主房四室兩廳,院內還有鍋爐房、洗衣房、儲藏室,門外是5米寬的小巷,交通方便,設施完善。

  “2000年,我們老兩口喬遷新居。入住后,我們對主房的四室進行了合理安排,除主臥、客臥外,做夢也想不到有了自己的書房。”如今,在呂明鑒居住的房子里,夏有空調冬有暖氣,十分舒適。他把自家小院的一部分打造成了一個小花園,里面栽種了各種花卉,四季綠染庭院,花香怡人。大門外,一邊栽月季,一邊栽金桂,微風一吹,院內外陣陣飄香。

  “改革開放40年,日子一天天變好了,我們現在很知足。”呂明鑒經歷了改革開放的每個歷程,他走過的,不僅是一代人的住房記憶,更是一代人的生活記憶。

  牽著老伴的手,呂明鑒把剛才散步時走過的小路,又重新走了一遍。(濟源晨報記者 王興輝 整理)

推薦閱讀

投稿 搜索 回頂部
今天新强时时彩开奖结果 玩客云 赚钱宝 赚钱宝pro 优酷路由宝 关闭 赚钱 今天的新疆35选7开奖 广西快乐10分开奖 真人电玩千炮捕鱼街机版 红地毯赚钱吗 赚钱小说哪本好看 中国体育彩票官网6+1 去马兰西亚按摩赚钱吗 驾校是什么赚钱的 中国e球彩 大红鹰彩票首页 在家用快手卖衣服能不能赚钱 小米股票 百度云要怎么赚钱吗 触手虎牙哪个更赚钱